只萌k莫

不觉得甄少翔和于半珊连名字都很有cp感么!我觉得这不是巧合!绝对是亲妈来的!

半夜起来打蚊子,想到今天bc都有通告?我关注的点是他俩都提到了k莫的角色,而且莫名的害羞😊时隔这么久还能感觉到满屏都是粉红泡泡~这也是真爱了!

求粮!!

最近香芋的粮好少呀,空虚寂寞冷~一会去吃个香芋味的冰淇淋甜一下吧~

推文

给大家推荐一篇超好看的文~貌合神离~某年某月写的~前边听了广播剧就没怎么看,从把季明轩当成周扬开始虐的我爽到爆!虐到全身疼起鸡皮疙瘩!

刚刚查了一下,表哥也是大处女座!那和牛关系肯定好啊!用图表示我还是爱大成~

Friend with Benefits(炮友变真爱,狗血预警)

看了这个大大写的香芋,都不想看k莫了……k莫再铜矿难,香芋同个框也行啊!

糙汉一六三:

【最近生病了。。。坑有在填。就是想任性一下。也不算破了flag毕竟一发完结。🌝🌝🌝惯例@阿木fafa  Thx u all】

【正文】

于半珊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在美国参加郝眉的婚礼。
看着郝白菜被他父亲从里屋带出来,KO在主婚人面前站的笔直。
咸咸的海风轻拂,明媚的阳光刺得他有点睁不开眼。
西装革履的他不免偷偷松了松领结,真是快被资本主义的阳光晒化了。
郝眉和KO在众人的见证下宣誓,幸福拥吻,他也不禁湿了眼眶,左手也被人紧握住,他下意识想甩开,却碍于现场美好气氛就由着那人。

虽然那郝白菜和KO已经是老夫老妻也领了证(房产证),但有次和欧洲的客户会后的聚餐,他们惊讶发现对方老板已经和他丈夫结婚十年了。
“总觉得我们的感情不需要一纸证书去证明什么,可是既然不需要,那为什么不要呢?”
那人指着皮夹里的合影发出爽朗的笑声,让在座的人都跟着弯起嘴角。

第二天,郝白菜就失踪了。
经过一阵鸡飞狗跳,KO在公司急红了眼,差点黑进公安系统,却看到郝眉穿着西装跑进来,单膝下跪,拿着个丝绒盒子,笑着说,“KO,我们结婚吧。”
比起郝眉满脸红光,吹弹可破的小脸,KO脸色苍白,淡淡的黑眼圈还有满下巴的胡渣。
看着周围人表情不对,郝眉才后知后觉挠着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话音未落,他就被KO拥住。
“如果你再这样不声不响跑掉,我就不和你结婚。”
“诶?什么意思?”郝白菜眉头一皱,刚想生气,就被KO吻住。

“这场求婚真他妈惊天动地!”
当天晚上,于半珊事后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向身边的甄少祥评价道。
甄少祥侧躺,抚摸着他光裸的肩头,若有所思。“那你想吗?”
于半珊一愣,翻身拿被子盖住自己,声音闷闷的。“谁见过炮友结婚的。”
甄少祥看着那团被子,无奈得叹了口气,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我们啊。”

于半珊和甄少祥纯粹是炮友关系。
自从真亿失利甄少祥出国,于半珊几乎就快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大老爷儿们谁没事儿惦记另一个男人啊。
他后来也谈了几个女朋友,每次都是被分手,关键是他还没啥感觉。反而有时会有点庆幸,赞,终于有机会去好好喝一场酒了。

直到有天又被人甩了,在酒吧看到个男人靠着吧台喝酒,他醉眼朦胧,突然感觉一道圣光笼罩在那男人身上。
那道圣光满是弹幕,“睡了我!⬇️⬇️⬇️”
酒壮怂人胆,说走咱就走。
他于半珊直接一个箭步,靠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人身上的味道好闻的想哭。
圣光男好像认识他,试探叫了下他的名字,见他没反应只能无奈地抱着他,防止他这个醉鬼磕掉自己的牙。

对着放大数十倍的俊脸,于半珊情不自禁地把圣光上的弹幕念了出来。“睡了我。嗯,不对。睡了你。”
圣光男一愣,“于半珊,你真不记得我是谁了?”
“嗯?”于半珊表情瞬间空白,突然咧嘴一笑,“都知道我名字,合着暗恋我这么久了。今天就让你遂了心愿。”偏头吻了上去。
两人一时之间天雷勾动地火。
等他清醒,日上三竿。

那人已经走了,床头留了张纸。大概是他的电话之类的。
于半珊揉揉腰心里暗骂句喝酒误事,直接把纸揉成一团来了个三分球,抛进了废纸篓。
等他到了公司已经是下午。
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失恋了,对他满脸郁悴也当作他情伤未愈,一脸小心翼翼怕刺激到他。
他则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脑,开始投入工作。
突然,手机“叮”地一声。
划开手机,一头雾水。
他什么时候存过一个叫甄少祥的人的号码?
这人发短信给自己干什么?
【甄少祥: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纸条直接扔了?】
于半珊一脸懵逼,难道是昨晚那人?
脑子里逐渐描绘出那人的身影,挺直的鼻梁,结实的手臂,宽阔的后背,紧实的小腹和。。。
靠。上班时间,如果有反应了就尴尬了。

于半珊正满头汗,就看到肖奈办公室有人推门出来,两个有说有笑。
看清来人,他浑身一激灵。

“愚公,这是真亿的甄总。大家以前也见过。以后这个项目就由你和他对接了。”肖奈淡淡一笑,于半珊对着甄少祥的俊脸笑得比哭还难看。

鬼使神差,他把人送到地下车库。
“你那张纸上写什么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见停好车去办公楼的人对他高八度的声音纷纷侧目,于半珊赶紧拉着甄少祥去车里坐下。

坐在副驾驶,于半珊假装看窗外,见那人没反应,下意识回头。没想到正好和凑近的甄少祥嘴唇相贴。
于半珊像是灵魂出窍一样,看着自己和那人从啄吻到舌吻,甚至开始扯对方衣服。
甄少祥拉开他们两个,于半珊额头靠着那人肩膀完全不想动。
“我和肖奈说带你去熟悉项目。”甄少祥声音暗哑,于半珊也不说话,只在那儿喘气。

然后,他们就去甄少祥家干了个爽。
从此,他们这约炮一约就是好几年。

本来这次的婚礼受邀范围只有郝眉父母还有致一的人,但甄少祥也腆着脸要去,还说愿意自费。
郝眉本来就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掌一挥。
“自费什么呀。我莫扎他全包了。”

郝眉豪迈吼完“我莫扎他全包了。”才眨巴眨巴眼睛,“其实我和你也不熟啊。哈哈,哈哈。不过你也算半个致一人了。一起去吧!”说罢,还拍拍他的肩。
甄少祥垂眸一笑,那眼神于半珊不敢多看也不敢多想。

郝眉和KO的婚礼在美国的夏威夷。
阳光,海浪,沙滩。
虽然郝眉还是不会游泳,可人家醉翁之意不在酒。看KO游泳,帮他擦擦防晒霜就够他充实一天生活了。

于半珊一副为人民牺牲的样子同意和甄少祥住一间。
血气方刚,异国风情,加上时差作祟。
两人自然又不遗余力地释放精力。
甄少祥也像吃了药一样,对他一阵撩拨,却不给个痛快,于半珊被顶弄地急了,对着甄少祥又抓又咬。

第二天,于半珊身上是没啥印子,这甄少祥的背却是根本不能看。可那人像没事儿人一样,在郝眉和KO结婚典礼后的泳池派对,照样光着膀子大剌剌露出背上的抓痕和咬痕。他不害臊于半珊都替他脸红。

众人一脸懵逼看向他,他只能一副痛心疾首,假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埋怨甄少祥狗改不了吃屎一到夏威夷就出去乱搞。
甄少祥反正脸皮如城墙般厚,完全不受影响。

晚餐前,于半珊洗完澡换上自己最爱的碎花衬衫和裤衩去海边走走。

夕阳西下,远处的海平面好像还有一颗太阳,落日的余晖在海面上被水波打散,像是五彩斑斓的鳞片。

眯缝着眼,好像心里的惆怅也渐渐随着太阳掉进了海水里,于半珊叹了口气,想说,这样也挺好。

垂着头回到酒店餐厅,想说到了约定晚餐的时间,怎么大家都不见人影。
一进门,他就小声嘀咕,这酒店还超五星呢,晚上省钱省到连灯都没开,黑灯瞎火。

他拿出手机刚想吐槽,突然远处一道强光,映出一个欣长的身影。
靠,什么情况?
于半珊下意识想打电话给甄少祥,一阵吉他声响起,舞台上开始投影一部影片。
背景音乐是一个男人在自弹自唱,不用听就知道是甄少祥的声音。
影片里都是于半珊这几年的照片和郝眉他们在一起的视频片段。
眉飞色舞的他,怅然若失的他,目光狡黠的他,愤愤不平的他。。。
最后甚至还有刚才在典礼上被甄少祥牵着手对郝眉和KO幸福微笑一脸向往的他。
我靠,他都是什么时候弄的?!

影片结束,甄少祥穿着白色西装从旁边缓缓走出,单膝跪在他面前。
“于半珊,我早就情不自禁爱上你了。让我可以光明正大心疼你的委屈,肩负你的负担,牵你的手一路继续走下去。好不好?”
“啊?”于半珊喉头发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嫁给我吧。”甄少祥的眼神温暖坚定。

情感如潮水般侵袭了于半珊,他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的情绪,吸了吸鼻子,闷闷的说,“不好。一点也不好。”
甄少祥明显肩头一垂。
“明明是我先看上你的。要求婚也是该我求婚。回去以后重新求一次。”带着鼻音骂骂咧咧,于半珊也单膝跪下,把戒指戴上甄少祥的无名指,然后看着那人为自己戴上戒指。

在众人的起哄和欢呼声中,于半珊和甄少祥吻得难舍难分。
亲的太激烈差点进行成少儿不宜,于半珊突然分开两人,对着众人一脸疑惑,“不对。你们就不惊讶我和他搞一起了?”

郝眉翻了个白眼,下巴磕在KO的肩窝摇头晃脑,“愚公,你总说我迟钝。其实最迟钝的是你吧。大家早就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我靠!什么时候?”于半珊抓紧了甄少祥胳膊。

“甄少祥每次出差你都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
“嗯,还有上次和小甄总一起出差他手机坏了,急的当场买了个手机然后打你电话报平安。这年头能背的出手机号的全是最亲密的人啊。”
“愚公师兄,上次甄总开车送我回家你还不高兴了吧。”
“有次甄少祥去谈生意手机没信号失联了,你火烧屁股一样过来让我黑他手机定位怕他出意外。”
“还有,人家陪你过了那么多生日和情人节,圣诞节,光棍节,随叫随到,任你无理取闹。每次项目合作我都指派你和他对接,你就没意识到?”

......

大家七嘴八舌。
于半珊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蠢得可怕。如此显而易见的事实他却一直视而不见。
合着他自以为约了好几年的炮,结果人家是正儿八经和他谈了好几年的恋爱。
“我。。。”他转而看向甄少祥,那人对他眨眨眼,拉着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

“还有,愚公,性子挺野的?!把咱小甄总的背挠成这样?”郝眉咬住嘴唇挑眉。
“我靠?!”于半珊想起之前在泳池众人暧昧的眼神,他还欲盖弥彰地讲了这么多瞎话让人看笑话。
“我不活了!”于半珊的哀嚎响彻整个酒店。
---------------End--------------
话说小甄总自弹自唱那首歌脑补的是《情非得已》😃😃😃。大家也可以一起脑补下。
这个萌点一个是炮友结婚,还有个是于半珊跟人家谈恋爱谈了那么多年还以为是约炮。小甄总实力宠啊。🌸🌸🌸

看了花少,又一个大处女座男人,超man!和陈闻到了好基友的味道!😁打电话陈那一声软软的~祐~啧啧啧,我大成什么时候能上花少啊!真人秀真的不错!

我的妈,好想摸!我爱他!

突然脑洞,想看他们俩上跑男互撕名牌,抱在一起撕,哦买嘎的,想想都流鼻血啊!

word马!今天没粮!桑心!突然想我要生个好看的蓝孩子,长大让他带回个眉妹辣么可爱的…蓝孩子,不要儿媳妇,婆媳关系都不用搞了2333我也真是腐到家了!